《睹物思人》| 山东博兴草柳编织

CAFA二年级草柳编小组此行的目的地是山东博兴,草柳编织的故乡,作为带队教师,我拟定的课题为《睹物.思人》。此行感受最深的是博兴人的热情,对于我们这样一波风风火火的人,礼貌且耐心。

在博兴,最常见的坐具是马扎,2013曾有D9工作室的江黎老师带着摄影队伍专门来拍了关于马扎的记录片,题目是《隐藏在民间的好设计》,接待我们的当地文化局胡书记很热情地为我介绍地方民俗产品的现状,这是他的专业民俗研究。除了草柳制品之外,藤制家具,布老虎,老粗布,木刻,红木家具,不锈钢厨具都在博兴当地拥有一定规模的生产厂家。

“产品”未必先有形需意在先,睹物思人是一种情感化的带入,它能让创作者们实现一种和而不同的可能,即使出发点一致,在过程中稍有不同其结果便能相距甚远,与此同时,“睹物”与“思人”也作为一种行为方式和方法论对设计者提出建议跟要求。像草柳编这类民俗产品,大多是当地人用当地产的廉价的材料生产加工而成,蒲草来自博兴周围的湿地,在村里屯积很多,而香蕉叶为广东进口,其质地更为结实,藤产自印尼从广东经销到当地。现有产品种类很多,但大多只有10年前外贸的样式在市场流通。这次课程就像我抛给了同学们橡皮泥,他们还给我的时候,有了各自的印记和符号,其方向跟指向应是完全国产化的,个人化的,原创的,因为我们在这里。

随后要问的是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它的结果是不是真的能够在生活里起到作用,扮演“隐藏在民间的好设计”这样的角色,又需要我们做些什么?它离真正的好设计是否还有距离?课题成果跟现实之间看不见的鸿沟怎么跨越?看过那个视频所以知道,一个七旬老大爷一生做了500个马扎,他平时做好了之后,送给亲人,送给朋友,那些马扎上面没有他的名字,甚至没有价格。可以说这算是以个人辐射周围的一种模型的原型。(模型一)

大多数人,最难开始的阶段是从冥想进入做东西的状态,很多时候是因为不知道如何开始,正如此次,如果没有手工艺者的配合参与,我们很难达到理想设计目标,而后如果没有自主意识更不会有将其转化为商品实现流通的可能。不得不承认,产品是最依赖环境的,他不是平时生活里的DIY,材料的进货渠道或工艺精致与效率只有特定的地方与厂子能达到,而地方性的东西想要转化为国民性的东西又是依赖设计的。

现实中大多厂子也不依赖这种理想模式进行循环,“订单制”(模型二)是一个厂子在市场流通中生存的基本模式,而订单仅来自于销售渠道对现有产品信息的掌握,并无“本土设计”的容身之地。这导致厂家无固定商品,亦无主动权,并且目前市场上很多10年前外贸商品的样式在流通。在调研中,我们发现,大多数订单来自国外如美国,日本,土耳其等地,而各种店铺中存货不多,仅一两件会作为下单的样品展示,并不零售。 这也为中国制造国外设计提供了温床。Which is Made in China, design in Foreign Country.

My Pupils work,CAFA 2nd year, Made in Shandong, Bo xing

Seeing , Reflecting, Presenting

 

2015/5/18